欢迎访问求历史网!微信公众号:

女皇武则天竟然怕猫

时间:2017-07-07 09:07:33编辑:梓岚

陈寅恪先生在《记唐代之李武韦杨婚姻集团》一文中尝言:“武曌则以关陇集团外之山东寒族,一旦攫取政权,久居洛阳,转移全国重心于山东,重进士词科之选举,拔取人材,遂破坏南北朝之贵族阶级,运输东南之财赋,以充实国防之力量诸端,皆吾国社会经济史上重大之措施,而开启后数百年以至千年后之世局者也。”

陈寅恪先生所言极有道理,颇见功力。不过在旧史中,关于武则天久居洛阳一事,并不当作多高明的政治眼光来看,而是认为全因武则天怕“猫”。

《旧唐书·高宗废后王氏传附良娣萧氏传》称:“永徽六年十月,废(王皇)后及萧良娣皆为庶人,囚之别院。武昭仪(则天)令人皆缢杀之。后母柳氏、兄尚衣奉御全信及萧氏兄弟并配流岭外。遂立昭仪为皇后,寻又追改后性为蟒氏,萧良娣为枭氏。庶人良娣初囚,大骂曰:‘愿阿武为老鼠,吾作猫儿,生生扼其喉!’武后怒,自是宫中不畜猫。”

有学者认为萧良娣死前所发诅咒之所以让武则天如此愤怒,是因为武则天生于贞观二年(628),此年是戊子年,恰好是鼠年,所以武则天属鼠,那自然是怕猫的。但根据史书记载,武则天薨于唐中宗神龙元年(705),按照寿命(有81、82、83三种说法)倒退,无论如何要早于贞观二年。那么萧良娣死前所发的诅咒能让武则天如此恐惧的原因,要另外寻找了。

从《旧唐书·后妃上》的记载来看,这个诅咒的确让武则天心理上出现了大障碍:“(武则天)令人杖庶人及萧氏各一百,截去手足,投于酒瓮中,曰:‘令此二妪骨醉!’数日而卒。后则天频见王、萧二庶人披发沥血,如死时状。”以致于不得不“祷以巫祝,又移居蓬莱宫,复见,故多在东都。”

本文标签:
本文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