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最新消息:求历史网官方地址:Www.qiulishi.Com.见前世之兴衰 考当今之得失!! | 爱历史请直接点击论进入求历史网(进入 Www.qiulishi.Com )

同事最放心不下的什么问题间接导致毛岸英的牺牲?

中国现代史 求历史网(www.qiulishi.com)

当然,在张养吾和一些人的眼中,毛岸英也有一些缺点。最明显的缺点就是,因为经常工作或看书到深夜,所以有时早晨不能按时起床,因而不能按时就餐,按时防空。这也是张养吾临走前最放心不下的问题。

核心提示:当然,在张养吾和一些人的眼中,毛岸英也有一些缺点。最明显的缺点就是,因为经常工作或看书到深夜,所以有时早晨不能按时起床,因而不能按时就餐,按时防空。这也是张养吾临走前最放心不下的问题。

毛岸英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张树德,原题:史海钩沉:彭德怀文革时被污有意害死毛岸英

当然,在张养吾和一些人的眼中,毛岸英也有一些缺点。最明显的缺点就是,因为经常工作或看书到深夜,所以有时早晨不能按时起床,因而不能按时就餐,按时防空。这也是张养吾临走前最放心不下的问题。

张养吾清楚地记得:“有一次防空,司令部叫天亮前进洞。大家吃了饭,岸英才起床漱口。我们等他吃早饭,饭还没吃完,敌机来了。我、任荣、毛岸英,还有任荣的一个警卫员,来不及进防空洞了,就藏在房内,四个人一人蹲一个角落,正襟危坐,静候轰炸。几十公尺外炸弹直炸,那个声音真是震耳欲聋,山崩地裂啊!”任荣讲:“毛岸英同志啊,下次可要注意啊!”

有感于此,张养吾突然打破沉默,语重心长地提醒道:“岸英,我要走了,但有件事一直不大放心。”“你说吧。”毛岸英抬起头,坦诚地望着张养吾的跟睛。

“今后,夜里不要搞得太晚,早上要按时起床。”“嗯。”“早饭也要按时去吃,不要饿肚子。”“好的。”“特别是要注意按规定防空,千万不要麻痹大意!”“行,我记住了。”当晚,张养吾搭乘高岗的专车回国。行前,毛岸英将一个包袱交给张养吾:“这些多余的东西,你带给我妈妈。”“我一定带到。”张养吾使劲点头答应。

苍茫暮色中,两人握手道别。“岸英,多多保重!”“保重。别忘了写信!”

可是,当张养吾辗转到达西安,给毛岸英、任荣寄去充满思念的信时,毛岸英已不在人世了。

1950年11月24日下午,两架绰号“黑寡妇”的美军侦察机,在大榆洞上空盘旋了1个多小时。这个异常现象,立即引起了志愿军首长的关注,他们当即研究了几条规定:明晨4时前开饭完毕,除值班者外,其他人在天亮前全部进洞。

一切都在照计划进行:解方参谋长领着司令部的同志,躲在南山的一座大矿洞里;杜平主任和政治部的几位同志钻进山沟里的一座地下涵洞;距“彭总作战室”两三百公尺,有一座仅可容纳五六人的小矿洞,这是总部首长的藏身之所。

25日上午,金灿灿的太阳,从东方升起,大矿洞里的人们已能相互看清对方的眉眼。此时,毛岸英饥肠辘辘地倚壁而坐,正在闷着头吸烟。他又睡过了时间,没赶上吃早饭。

昨夜对中国志愿军而言,是最重要的一夜。各部队必须在拂晓前进入指定位置,做好于黄昏发起第二次战役的准备。彭德怀调兵遣将,督促全军,忙了大半夜,毛岸英也跟着忙到后半夜才睡。如果是在10天前,毛岸英就不会迟起,更不会饿肚子。

他的两位邻居张养吾和任荣,可以督促他按时起床,等候他一起吃饭,可张养吾已经回国,任荣带工作组到东线九兵团去了。

毛岸英有了一位新邻居,他就是张养吾走后,刚从西北军区调来的高瑞欣。他比毛岸英小两三岁,睡得比毛岸英还香,要不是毛岸英叫他起床,他可能还在梦乡里欢度蜜月哩!

上午9点多钟,太阳升起老高了。往日这个时候,正是敌机活动猖獗之时,可今日反常,连飞机影子都没出现。“妈的,飞机怎么还不来?”有人等得不耐烦了。“今天是星期六,大概飞行员放假了!”有人瞎估摸。

人们的思想开始麻痹了。有人去拉屎撒尿,有人在洞口散步聊天,毛岸英与高瑞欣回宿舍去喝水充饥,随后又立即返回洞内防空。

到了10点多钟,还未见敌机,毛岸英和高瑞欣忍不住了,就悄悄地离开矿洞,向“彭总作战室”走去……

大约11点钟左右,凄厉的防空号突然吹响。正在值班的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兼作战处副处长成普、参谋徐亩元和毛岸英等人冲出“彭总作战室”,就近隐蔽。少顷,从南方飞来4架轰炸机,飓风似的掠过总部上空,向北飞去。人们估计:“大概又是去轰炸鸭绿江大桥了!”于是,毛岸英等人又回到作战室。可是,狡猾的敌机悄然折转回头。其中的一架敌机俯冲着飞临“彭总作战室”上空,翅膀一抖,丢下几十颗凝固汽油弹。就在这些汽油弹降落和爆炸的瞬间,2个人影从屋内冲了出来;最先是徐亩元,他安然无恙;成普慢了一步,被爆炸的气浪摔到山下,半边脸被烧脱了皮。“彭总作战室”是一座木板房子,随着一串串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木屋在烈火中燃烧、倒塌,眨眼间变成一片火海。毛岸英和高瑞欣来不及跑出,被葬身于火海之中。

埋葬岸英之后,彭德怀即令秘书给北京拍了电文:今天,志愿军司令部遭到敌机轰炸,毛岸英、高瑞欣不幸牺牲。

中央军委在接到毛岸英牺牲的电报后,毛泽东正感冒,身体欠佳,又忙于国内外重大事务,周恩来把电报暂搁下。根据周恩来的指示,暂时隐瞒着毛泽东,怕他知道后,精神上受不了。直到1951年1月2日,周恩来才将电报送给毛泽东和江青看,并附一信安慰说:“毛岸英的牺牲是光荣的,当时因你们都在感冒中,未将此电送阅……”

毛泽东获此噩耗悲痛万分。

1951年2月21日,当彭德怀回国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时,对主席说了毛岸英在朝鲜牺牲的经过和处理情况。彭德怀内疚地说:“主席,你让岸英随我到朝鲜前线后,他工作很积极。可我对你和恩来几次督促志司注意防空的指示不重视,致岸英和高参谋不幸牺牲,我应承担责任,我和志司的同志们至今还很悲痛。”彭德怀说此话时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他的话是发自肺腑的,也是符合实际的。

对于志司的防空问题,毛泽东及中央军委,多次告诫彭德怀等注意。例如:当彭德怀入朝的第二天,毛泽东于21日4时给他和邓华的电报中,就提醒他们“敌人测向颇准,请加注意”。“熙川或其他适当地点应速筑可靠的防空洞,保障你们司令部的安全”《毛泽东军事文集》第6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第132页。;27日,又致电彭德怀,提出“你们指挥所应移至安全地点,现在的位置不好”同上书,第169页。;28日又进一步指出:“你们指挥所应速建坚固的防空洞,立即修建,万勿疏忽。”同上书,第173页。11月24日,就在毛岸英牺牲的头一天,毛泽东再次致电彭德怀等:“请你们充分注意领导机关的安全,千万不可大意。”同上书,第215页。但这些指示和告诫都被彭德怀忽视了。他本人要不是志愿军副司令员洪学智的急中生智,也早就命归黄泉了。从这一点上说,对于毛岸英的死,彭德怀是有一定责任的,但“有奋斗就会有牺牲”,战争有很大的偶然性和巨大的残酷性,牺牲是不可避免的,从这一点上说,彭德怀对于毛岸英的死又没有责任。然而,无论有责任也好,没有责任也好,毛岸英的死不能不对毛泽东与彭德怀之间的关系产生一定的影响。

毛岸英的不幸牺牲,极大地震撼了毛泽东的心灵。他是一位领袖,也是一位感情极其丰富的父亲。当彭德怀内疚地对他谈起没有照料好毛岸英时,他久久地沉默着,一支支抽着烟,抬头凝望窗外那已经萧条的柳枝,轻轻地念叨着《枯树赋》:“昔年移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深沉地回忆了毛岸英短暂的一生。

然而,毛泽东更是一代伟人,他有大海一样的胸怀。当彭德怀对毛岸英的死表示内疚时,毛泽东沉默了好久,轻轻走了几步,对彭德怀说:“搞革命嘛,总是要死人的。岸英是个普通战士,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尽了一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责任,不能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就不该为中朝两国人民共同事业而牺牲,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道理呀!哪个战士的血肉之躯,不是父母生的?”

彭德怀默默地听着,眼里饱含着泪花,他深知毛岸英的牺牲,对党,尤其是毛泽东,是个无法挽回的损失。

毛泽东强忍着悲痛,把心血倾注在国家大事上。

毛岸英的牺牲对于彭德怀的打击,也是巨大的,他一生时时没有忘记这件事。始终感觉对不起毛主席,没有尽到责任。

当毛岸英牺牲的时候,彭德怀默默地陷入沉思,停了好半天,他才说:“唉,为什么偏偏把岸英给炸死呢?”毛岸英是彭总的秘书,俄文翻译,牺牲时,年仅28岁,是个很有才华、聪明能干的年轻人,死得太可惜了。洪学智:《抗美援朝战争回忆录》,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1年7月版,第79页。

毛岸英壮烈牺牲后,有人找到了岸英的手表,把它交给彭总。彭总噙着泪水,把表递给了秘书说:“暂时保管一下。”话音小得几乎听不清。过了一会,彭总突然大声哭喊起来,嘴里不断地重复着:“毛主席把岸英交给了我,我太大意了……”

从毛岸英报名参加志愿军到不幸牺牲,仅仅50天时间。这50天,是他28年命运交响曲中永不消逝的最强音,正如他墓志铭所言:“毛岸英同志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精神将永远教育和鼓舞青年的一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