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最新消息:求历史网官方地址:Www.qiulishi.Com.见前世之兴衰 考当今之得失!! | 爱历史请直接点击论进入求历史网(进入 Www.qiulishi.Com )

中年龄均都在九旬上下 国在世慰安妇仅存20人

中国现代史 求历史网(www.qiulishi.com)

  有时真的不知道国人为什那么喜欢去日本旅游,为小日本供献那么多的外汇,想想中国的前辈的血和泪,你们玩的还有心情吗?侵略蹂躏中国才过去几十年难道这么忙就忘吗?再说现在钓鱼岛事件悬而未决,不知以后是否会再发生战争都未尝可知.希望国人有一定的忧患意识.不要再尝过去战争的苦果.

  资料图:中国慰安妇“对日诉讼第一人”万爱花

  原标题:中国在世慰安妇仅存20人 生活补贴每人每年五千元

  本月9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官方网站上公布了2015年最新入选“世界记忆名录”的项目名单,中国申报的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但令人遗憾的是,《“慰安妇”——日军性奴隶档案》落选,这套档案主要记录了1931年至1949年“慰安妇”的情况和痛苦遭遇。以随团专家和观察员身份参会的上海师范大学苏智良教授,昨天下午接受了武汉晚报记者的电话专访。

  中国在世的慰安妇仅存20人

  苏教授说,虽然《南京大屠杀档案》申遗成功了,可遗憾的是,慰安妇档案落选了,我们提交的慰安妇日军性奴隶档案,桩桩件件记录了慰安妇的痛苦遭遇。作为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和帮助慰安妇数十年的我们,面对失利绝不会泄气,我们已经申请过很多次了,不能因为一次失利而放弃,还要继续努力。只是,当年幸存的慰安妇,到目前为止,全国仅存20人,他们分布在湖北孝感、山西盂县、海南和黑龙江,年龄都在九旬上下,而且身体大多有病,如果不抓紧时间争取申遗,等这20位慰安妇全都含恨离开人世,活着的人们真是对不起这些不幸的老人。苏教授介绍,全国受害的100多位慰安妇,大多无儿无女,生活无依无靠,10多年前,在许多好心企业人士的帮助下,由他出面给全国各地的慰安妇老人每月发放100元生活补贴,如今,这100多位受害的慰安妇大多含恨离世,目前只剩下20位,发放的生活补贴增加到每人每年5000元,提供给她们最低生活补助。

  13年艰苦取证撰写《慰安妇研究》

  2001年5月9日,武汉晚报刊发了《孝感三汊镇韩国籍慰安妇毛银梅的悲惨遭遇》,上海师大苏智良教授专门从本报调取了毛银梅老人的资料,此后资助毛银梅老人生活达14年之久。

  昨天下午,苏教授对记者说,经过13年的艰苦调查、取证和研究,他撰写了一部《慰安妇研究》专著。用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中国是日本军国主义推行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据苏教授考证,日军侵华期间,在中国21个省市建有慰安所,有的存在时间长达14年;那里的慰安妇,多的有300至500人,少的仅1人;沦为慰安妇的中国妇女,在慰安所时间短者数周,长者达7年之久。

  1991年,苏智良作为上海师大选派客座研究员在日本学习,他被安排在东京大学社会科学研究所做客座研究员。1992年3月的一天,一个日本教授在一个国际会议上问苏智良,日军的第一家慰安所是不是在上海?“我当时就被问住了。我一直是研究上海史的,居然答不出来,这引起了我的注意。”

  在苏智良日后出版的《上海日军慰安所实录》里曾提及:一天,我在日本神保町的旧书店里,发现了这样一张照片,黑白照片的上面,有着两排日本式的木屋,中间是碎砖铺就的路,一个日本兵在女性管理者的陪同下,正准备进入“慰安妇”的房间去作乐。旁边的文字说明是:上海杨家宅慰安所,1938年1月建立,日本上海派遣军东兵站司令部管理。

  与此同时,日本的《每日新闻》刊登了议员伊东秀子在日本国会的演讲,公开指出战时日本政府曾经参与了慰安妇的征集。不久,上海杨家宅慰安所的照片作为日军推行慰安妇制度的象征,被各大新闻媒体报道采用,一时间被炒得沸沸扬扬。

  找到数以千计的中国慰安所原址

  1993年6月,他结束留学生涯,与妻子一起回到上海,一起投入对杨家宅慰安所“地毯式”的搜索中。从寻杨家宅慰安所打头,到进“大一沙龙”、访“三好馆”,至今,他们已找到了149处日军在上海设立的慰安所原址。

  “我走访了100多个中国受害者,找到了数以千计的中国慰安所原址,拥有几百万字的资料。我家里存放着40多盘受害者口述的磁带,每盘都是血泪交加,惨不忍闻。2000年1月23日,日本右翼分子企图借“大阪国际和平中心”为舞台举行所谓“二十世纪最大的谎言——彻底检证南京大屠杀”集会。为了反驳日本右翼分子的谎言,苏智良一行带着杨大娘前往大阪进行控诉。

  “我记得很清楚。她不愿抛头露面,我们就用一块白布单子遮蔽着她,再把光打在上面,这样就可看到她的身形了。她在后面讲述,旁边有人做翻译。当她讲到她7岁,就被3个日本兵强暴,从那时到今天都在使用尿布时,我当场哭了……这种痛苦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苏智良回忆。

  “你们是怎样找到幸存者的?”“有时是通过群众来信,有时是通过当地媒体的反映。湖北孝感的毛老太就是武汉晚报最先报道的。”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能让还活着得那些曾经沦为日军慰安妇得老人们含恨而终啊!希望世界能还她们一个公道!慰安妇并不是自愿的 也是受害者,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他们的福分,也是因为他们勇于活下来才有人作证,证实日本当时的残暴。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